白慕_baimu

过激排球吹。为日向哐哐撞大墙。

[HQ!!/影日]Liquorice

*最近沉迷飞车

*前文戳我





10

日向自以为自己的一番古怪行径很是隐秘,也不想想自己和影山身高究竟差了一截,对面不动声色瞧个分明。日向抬眼忿忿地瞪视自己,复又垂眼攥紧拳头,一系列行为不难推断出他心里的小九九,影山倒是觉出一种莫名的有趣。

 

虽然和日向接触的时日不长,从泽村口中和亲身经历也明白了日向本质上就是一个被宠着长大的我行我素的小少爷。在这个大染缸里呆了逾十年,日向的性子却一如既往地意气,半点圆滑世故都没学到。虽然可能是本性使然教日向做不来那种笑面虎的姿态,不乏也有仗着自己行事不按套路以叫那些想抹黑自己的人忌惮。当然,要不是自身的才华支撑他也没法这么肆无忌惮。

 

这个想法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影山对日向的敌视倒是消弭无踪了。若真是如此,日向张牙舞爪些也无可厚非,习惯了如此行动的日向面对自己怕是一时半会也做不到彬彬有礼,再加上自己是日向遭到算计的最直接证明,这段时间日向种种的冷嘲热讽立马变得可以理解了。

 

这厢的思绪万千日向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的。头疼的事他一向扔给泽村处理,只不过麻烦凑到眼皮子底下了自己只好想办法解决:“影山先生您有什么事就快说,我们还有排练OK?”

 

“巡演的音乐都已经弄完了。最后Encore的曲子定了吗?”影山也不多废话直截了当地回答。经过前述那一番思考后影山的语气里都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包容的意味在里面,听在日向耳里就是影山又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把自己当小孩子哄,颇有些恼羞成怒地回到“随意”就把屋外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伴舞喊了进来。拿到了“圣旨”影山也不多留,施施然地走了。

 

影山的云淡风轻愈发衬得自己急躁不稳重,倒真如不经事的孩童一般了。

 

“假模假样的。”嘀咕了一句重新投入了练习。至于为什么总是和影山针锋相对,超人气偶像日向翔阳暂且没明白,也不想明白。

 

11

不知不觉就到了巡演的日子。前段时间几乎都要被人遗忘的绯闻因为及川的突然到场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野。只可惜及川对着闪光灯笑得灿烂,说了句“和日向是朋友自然要来捧场的”之后就匆匆走向了后台。泽村早就接到这尊大佛要来初回巡演,一路山畅通无阻地到了后台。

 

日向回到化妆间就发现已经被及川鸠占鹊巢了,对方反而更像是开演唱会的,对着化妆台上的东西挑挑拣拣了一番,还得寸进尺地要求国见过来帮忙化妆。国见英瞅了瞅身边正主黑沉的脸色,识趣地闭了嘴。

 

半晌也没喊动自己的助理及川不解地回过头,正正和眯着猫眼挂着假笑的日向打了个照面。及川脸上即刻挂上了灿笑,脑门上却是沁出了几滴冷汗。

 

“你还有胆子来啊?”日向阴阳怪气地开口,慢悠悠地晃进屋里把外套搭在了椅背上。衣服落下发出的声响吓得及川一个激灵,忙不迭地从椅子上弹起来,转了个身就跑到了门外,偏还不死心地露了半个脑袋打量起日向的侧脸。

 

任谁在这犹如镭射灯一般炽烈的目光的盯视下都很难绷住情绪的,更何况正欲找人算账的日向,咬着牙沉着嗓子说了句“进来”及川就耷拉着脑袋不情愿地进了屋,扭头想求救的眼神被恰好赶来的岩泉干脆利落地挡在了门内。

 

心道“逃不掉了早死早超生吧”,及川扭曲着脸要哭不哭似笑非笑的。背后的手不甘心地转了转把手发现自己的经纪人真是“送佛送到西”就这么把门锁了!

 

“坐着吧,我还能吃了你不成?”日向的脸色又阴转晴了,语气听起来也算正常。及川略想了想也就知道虽然塞了影山过去权当赔罪这事并不能叫眼前人消气,但好歹解了日向燃眉之急。毕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怕是只有那位懒洋洋的孤爪先生了。放松下来及川的笑总算真挚起来,举止明显放肆了不少。

 

他对着满桌的瓶瓶罐罐很是纠结了一番才拿起了一管藏在角落的口红,,打开一看果然是艳丽至极的大红色,他狡黠一笑,转出膏管嬉笑着凑到了日向身边作势要往他嘴上抹的时候,门开了。却是过来做最后确认的影山。

 

甫一进门就看见及川弯着腰趴在桌边,右手肘支着身子前倾,似乎是要给日向抹上口红。在自己眼前总是炸毛猫一般的人此刻却乖觉地坐在椅子上笑吟吟地盯着及川看,一点阻止的意味也无。

 

前段时间的绯闻不知怎地突然跑进了自己脑海里。

 

“打扰了我先出去了。”自言自语般地扔下一句话后影山体贴地关好了门,也不知屋里两人是否听见了这边的动静。



tbc.

评论(1)
热度(16)

© 白慕_bai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