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慕_baimu

过激排球吹。为日向哐哐撞大墙。

[HQ!!/影日]Liquorice

*日更?不存在的……

*白色情人节快乐

*前文戳我




6

也不知泽村是怎么跟日向说的,影山终于是保住了自己来之不易的饭碗。要知道就在几日前心高气傲如影山者给自己做了无数思想建设后才忍着巨大的不适感求上了及川的门。

 

当日及川在自家门口发现这个已数年未曾见面的后辈时可是吓得一个走位挂到了同样惊讶的岩泉身上,乍一看就是一只巨型考拉。岩泉费了不小力气才把人扒拉下来,余光瞥见不远处的保安已经听到了动静往这边过来了,心知不宜久留,赶忙拽着影山进了屋,“哐啷”一下关了门竟是忘了还在屋外干嚎的影帝先生。

 

影帝先生也不负众望,完美出演了一个被小三上位被丈夫背叛的可怜女子。

 

咳咳,罪过罪过。影山晃晃脑袋将这个奇葩诡异的想法抛下。

 

“呐,所以你过来是干什么呢?”

 

7

就算保住了饭碗,影山也敏感地察觉到日向不加掩饰的抵触。那日能说服及川给自己找份工作已是庆幸,可怎么也没想到及川拿自己作梯子拐着弯给日向赔罪。不过显然影帝先生这次弄巧成拙了,日向似乎打定主意不接受及川的道歉,连带着对自己从没个好脸色,不用多想必然是拿自己当替罪羊了。

 

与影山一般着急的还有泽村。及川当时直接塞人塞到了音乐组,正中研磨下怀。这人还算良心未泯,知道考核了一番后才撂担子跑路,因着这一层泽村也很放心影山的业务水平。可他再怎么放心,日向这个老板不相信,他也不能强按着人家去录音室吧?

 

惹得自己发愁的罪魁祸首一点自觉也无,整天好吃好喝,上个综艺也不再对着恋爱和取向问题避重就轻,大方坦荡得就像在谈论天气一般自然。更叫人咬牙的是,那厮完全将巡演和新专抛之脑后,天天打个卡就跑没影了,泽村找个人还得通过街拍!

 

简直是愁白了头。泽村想到。

 

唯一值得两人庆幸的是,由于巡演近在眼前,所以影山只需要做做收尾的工作就好。新专的确正在制作,不过日向根本没有透露发行的具体时间。艺人隔个三五年发专都是正常的,空白期日向也有几首单曲准备公开。这么一想影山甚至希冀新专来得更晚些。虽说给国民偶像打工挣得多,可是两人明显不对付,为了自己和对方的心理健康影山觉着尽早分开相忘于江湖什么的比较好。

 

他也没蠢到给泽村透露自己内心的隐秘想法,安心投入到巡演的最后准备工作中去了。

 

8

日向是在巡演前一周才跑进了练习室。偶然路过的影山一边惊讶老板竟然还没忘记自己有巡演在身一边驻足欣赏。

 

日向翔阳是个天生的发光者。极富侵略性的名字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正午时分天际高悬的艳阳,毫无保留地、无所顾忌地释放着自己全部的热量,教人无法直视却也无法忽视。

 

——尽管这家伙还不到170吧。影山不无庆幸地想到。日向要是真跟自己一个海拔,那人气和脾气怕是都会呈几何倍数增长,现在倒霉的可是自己了。

 

想远了的影山被眼前一晃而过的虚影拽回了思绪。方才走神了没注意练习室内的情况,当下影山透过练习室巨大的落地玻璃往里瞧,就看见日向已经跑到房间一角关了音乐,气冲冲地转过了身瞪着其中一个低头认错的伴舞。

 

房间隔音很好,刚刚也只有一丝乐声从门缝间溜了出来,现在日向的呵斥声高高低低地听不真切,影山仿佛感觉到有一根线牵着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推门进屋站在了日向面前。

 

9

日向也没注意到影山的到来,正训着话呢眼前突然一黑,斜眼看去就只能看见对方扣得一丝不苟的衬衣,更可恨的是自己也只能和他胸前第二颗纽扣平视。练习了快三小时他也懒得动气,只吊儿郎当地扬了扬头,差点没绷住脸上冷漠的表情。

 

新晋的首席音乐设计影山飞雄正杵在自己眼前碍事,两人之间不容忽视的身高差使得日向此刻连伴舞们的一根头发丝都看不到,更无从得知方才噤若寒蝉的伴舞现在逮着老板看不见的空闲在影山背后伸长了脖子欲一探究竟。什么都还没瞧见呢日向嚷着“都出去都出去”,语气里不乏恼火和不服气。谁也不想在这种时候摸老虎屁股,接二连三地跑出了练习室享受起难得的休息时光。

 

“所以,影山先生有何指教?”日向有点不适应这种自己仿佛处在劣势的对峙状态,佯装去关门借此从影山和音响之间的狭小空间里逃脱,顺便狠狠横了眼凑在窗户旁边鬼鬼祟祟打量地伴舞们,这才离着一段不小的距离朝影山说到,“据我所知,影山先生现在应该待在混音室不是吗?”

 

任谁被人以这种“瞧不起”的语气问话都会火气上脑,更别提对自己有着绝对自信的影山了。再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就进来练习室了,日向怕是把没发泄完的怒火一股脑冲自己来了。影山也语气不善地回敬道:“这您就不用操心了。必然是不会出岔子的。倒是你,都只剩一周了。你的伴舞到底行不行?”话罢还挑衅地指了指方才那个被骂得灰头土脸的那位伴舞。

 

日向被噎得说不出话。那位貌似也是新来的。公司塞过来的人日向一向是放任的态度,只要不把自己的舞台砸了对方完全称得上随心所欲地做事。谁知道这回是怎么回事,就算是给泽村塞了钱也不至于到现在连动作都没记熟吧?日向清楚那个舞曲不是什么新单,对方必然是早就接触过的。结果却和其他人配合不上,害得自己在这个人面前丢脸。

 

想到此他又不忿地剐了眼“这个人”,正对上影山投过来的目光。影山看着对面那个橙色脑袋上都快气得冒烟了,竟然得寸进尺一般地扯了扯嘴角给了日向一个转瞬即逝的嘲笑。

 

日向默默攥紧了拳头:巡演结束一定打爆他的脑袋。 



tbc.

评论(3)
热度(33)

© 白慕_bai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