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慕_baimu

过激排球吹。为日向哐哐撞大墙。

[HQ!!/影日]Point and Shoot

*点文写成连载,我有罪 @回文 


*前文戳我




11

日向和列夫两个人已经羞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不出来。方才的对话两个人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毫无疑问天童和影山一字不落地全听进去了。看着天童一脸幸灾乐祸,再看看不出意外就是“影山飞雄”的那位黑到不行的脸色,列夫直想把自己铲上两巴掌。日向说完“叫你再口无遮拦什么都说”后也沉默下去。两个像是等着挨训的小学生一样乖乖坐好,影山只是伸手端水两人也浑身一个激灵。

 

影山脸黑的确是因为列夫的话语实在欠妥,更多的原因却是列夫说的都还在点上。这几天的郁郁寡欢在亲眼见到如同太阳化身的青年后烟消云散,尽管脸上仍旧挂着生人勿近的冷漠表情,内心早就开始欢呼雀跃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拽走。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再怎么掩饰,影山时不时调转向日向的灼热视线另外三人都能深切感受到。天童心知肚明,影山不拿下日向的话怕是要钻牛角尖,进而严重影响整个工作室的氛围。列夫望向影山的眼神里全是提防。上次公园里就觉着这人的眼神过于专注热烈,明显是对日向不怀好意!他竟然还认识天童!天童在结交这方面简直百无禁忌,列夫不禁又把影山的印象分降了些许。

 

天童觉着两人大概把这个爆炸消息消化得差不多了,这才清清嗓子打破了寂静:“嘛嘛,再怎么惊讶也无法改变这位就是影山的事实唷!”话罢眯了眯眼笑着拍了拍影山的肩,“影山君,我可是把人带来了,机不可失呐。”

 

“……哦,”对方简单地回复后重归沉默,半晌后似乎是把语言组织好了才又开口,“那个,你是叫‘Hinata’对吗?”

 

日向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先问名字,愣了两秒后才赶忙回道:“诶?啊没错。我叫日向翔阳。”边说日向边从背包里抽出速写本,撕下一张纸“欻欻”写下自己的名字。

 

日,向,翔,阳。日向翔阳。

 

影山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日向捏着铅笔认真写名字的右手。看他从包里直接掏出速写本,大约是学习艺术的学生,要不就是爱好绘画。常年捏笔日向的中指侧边磨出了茧,一笔一划清楚而有力。写完了汉字后日向还贴心地在上方标注了注音。

 

“喏,给你,”日向几笔写完了名字把纸推向影山那侧,“虽然不太正式但还是请收下吧……诶影山先生?”

 

影山在三人惊讶不解的目光里很自然地抽出日向捏着的铅笔,洋洋洒洒地在日向名字旁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影山飞雄。请多指教。”说话间他写完名字搁下笔,不急不缓地把纸又推回日向那边。指尖不经意间划过速写纸传来轻且缓的“沙沙”声,似有非有地碰到了日向搁在桌上微攥成拳的左手,一触即分。

 

日向脑海里突然飘过了两人第一天见面时风扬起的落叶。旋转着轻巧回到地面,发出的类似的裂开的声音。那人背着相机逆着光跑来,气势汹汹得像是随时就要爆发的火山,偏偏在看到自己后就直愣愣地盯过来,目不转睛地、专心致志地。

 

话说回来,貌似当时他想叫住我来着?但是列夫过来了他就没吭声了。

 

——所以说,今天是来找我的?!

 

12

日向不算聪明的脑子这回意外得转地飞快。理清了思绪后,日向觉着几天前不算愉快的初见也变得明朗奇特起来,连带着脸上的表情都柔软亲近了下来。本就孩子气的脸颊,曲线流畅的轮廓沾染上几分愧意后更显得无辜起来,轻而易举叫影山长久僵硬的双肩松懈下来。

 

他没意识到日向脑内拐了几弯的想法,整个思绪都飞到了刚刚两人的接触上了。方才的触碰其实是自己有意为之,挨到对方的皮肤后他惊觉日向的肌肤幼嫩得简直媲美孩童,比自己略高的体温顺着指尖渐渐攀爬到全身,就像真正地沐浴在了阳光之下一般,甚至自己的体温也诚实地升高了些许,带动着心跳快了两拍,震得胸腔涨涨的满。

 

天童托着腮好整以暇地望着两个傻坐着望着对方目不转睛的日向影山,列夫也见机地沉默下来,侧过头看看日向又转正瞧瞧影山,脸上迷茫的神色不减,又混进了一种谜之自信的恍然大悟,仿佛已然掌握了当下略诡异的状况。天童觉着事不宜迟,直接把列夫一拽,起身就往出口走。列夫被天童突然的动作弄得一愣,起身时过于匆忙一下撞上了桌沿,不小的动静总算把两个不知道神游到何处的日向影山唤了回来。

 

影山一下就涨红了脸。短短几秒的对视漫长的没有尽头,这种无法掌握的不确定性意外得没有招致自己的反感。日向也不约而同地有赧意浮现在脸上,双手也飞快地缩回桌子下怕是已经紧张地搅在了一起。

 

那个高个的灰发青年总是善于破坏自己和日向之间神秘但有趣的氛围让彼此都尴尬不已,下回得提醒天童别再叫他来了。影山不无愤愤地想到,连目光都不善起来,追着列夫的背影半晌不放松,害得日向以为先前的想法完全是自己一厢情愿,其实影山是想认识列夫,但是不善沟通所以才采取迂回战术先和比较好说话的自己打好关系再进一步接触列夫?想到此脸上的热度也寸寸消退,倒是不明的低落袭上心头。

 

好在影山再迟钝也明白是天童的好意,开门见山道:“上次在公园……我们不是见过一面吗?然后,那个,你……”盘算着想把话说委婉一点,可惜八面玲珑的天童早一溜烟跑路了,影山艰难地组织了下语言,犹豫了会儿才磕磕绊绊地说完,“你很符合我的……要求,那个,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日向来做我的,嗯,模特。”

 

——不行啊,说的太正式太刻板了!本来想说什么来着?对啊是“心意”啊怎么说成了“要求”?不过说“心意”是不是显得太过自来熟了?果然交流还是循序渐进了才好吧?要不然的话日向会觉得我很轻浮啊?真是,为什么天童要这个时候走!

 

这厢正在脑内小剧场呢,对面的日向一听影山那句“你很符合我的要求”,整个人就已经身置天堂了!梦寐以求的,成为模特的机会就在眼前啊!就像阳光下的钻石一样闪闪发光,夺目显眼得任何人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日向这个做梦都是在兼职模特的人:“真,真的吗影山先生?您说我很符合你的要求!啊,抱歉我太激动了。”降下不由自主提高的音量,他热切地直视过去,大大的瞳孔承载着无数的期待。

 

——对面因为日向的兴奋而有些无措的影山完整地接收到了。他舒了口气,扬起了嘴角。

 

13

事情一下子简单了起来。两个人一拍即合,再加上明天依旧是周末,影山直接拍板明天就开始摄影。倒是日向被这个从天而降的甜饼砸得仍然找不着北,晕晕乎乎的也没听影山一句一句说的什么就忙不迭地点头应和。影山招手结账,抽空悄悄打量对方欣喜若狂的神色,发尾仿佛都比方才更翘起了几分一般。日向抿着嘴傻笑,好像还在哼歌,断断续续的音节顺着空气飘来,盘旋着不肯离开自己的耳朵。

 

低头在POS单上签名时影山又没忍住抬眼瞅了瞅日向,对方也正好收拾好书包坐正了看过来,两双眼一对上又触电般地极快错开,如出一辙的兴奋被对方彻底发现了。日向大方惯了马上就调整好了神色,笑嘻嘻地等着,反倒是影山被看得不自在,险些签下日向的名。明知日向发现不了,可自己仍忍不住地紧张了一瞬。一想到自己的姓后面跟着的是日向的名,自己顿生做贼心虚之感,无缘无故的,叫心跳又快了起来,咚咚,咚咚的。

 

可又莫名地开心起来。开心得就像第一次办个人摄影展一样。

 

结伴出门时路上已是人来人往。天童选的餐厅离日向大学和影山的工作室都不远。临别时影山终于鼓足勇气,把酝酿了许久的腹稿念出:“那个,叫你来回跑太浪费时间了。要不你,你今晚干脆就,就跟我去工作室好了。对,工作室。”强调了两遍工作室后,影山才品出了自己话语中的欲盖弥彰实在无法忽视,正懊悔着就见眼前的元气小子已经满口答应。

 

——照日向这个状态我说什么他都会同意吧?影山不无庆幸地想到。得到了许可的他暗自松口气,当意识到时他的手已经放在对方头上还贪恋地揉了揉。孰料这个动作惹怒了日向,此刻也暂时抛下了影山的身份,佯怒道“别揉啦我会长不高的”。影山这才惊觉方才的动作显得过于亲昵,急急抽回手,掩饰般地揣进口袋,口气不善地顶回去:“才不会,你怎么可能还会长个?”

 

日向不爱听这话,见影山转身抬步就走,小跑两步追上他,猛地一扎窜到影山眼皮子底下。影山也没想到这家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也上蹿下跳的,一下没刹住车,不自觉地就微俯下身去。距离过分接近,日向的牙差点磕到影山的鼻尖。自己与别人再熟稔也从没挑战过这样的近距离,新奇的体验叫日向把嘴边的话语一下咽了回去。

 

日向清晰地观察到自己的脸慢慢涨红的全程。影山也是。

 

14

直到到了工作室两个人就只是并排走着沉默不语。谁都没从先前的“意外”中走出,不如说两人都还沉浸其中。

 

及川绝对是个好老板,为了自己能早点回家撒野几乎不让员工加班。所以此刻的工作室无人留守,给了影山梦寐以求的二人空间。他也没开灯,借着窗外微弱的街光摸到了自己办公室那里。

 

第一次来的日向本想好好参观一下这个大放异彩的摄影师究竟是在何种环境之下工作的,可惜没有充足的光线,纵使他瞠大了双眼也只有物仕模糊的轮廓。深知摄影器材的矜贵,日向也老老实实地跟着影山的脚步,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下半辈子沦落到给北川工作室做牛做马的地步。

 

日向本就灵巧,轻轻抬起脚跟走路的姿势小心而谨慎,铺陈的柔软毛毯吸收了绝大部分的力道,只余下人耳几不可辨的声响从下方传出,一脚一脚得像是在影山心尖尖上漫步一样。餐厅里刻意的触碰又不经意地划过脑海,影山忍不住想入非非:日向的脚掌绝对和手不相上下,同样温暖的皮肤,要当真踩到自己心窝上,怕是自己那片肌肤会熨烫得舒适而惬意吧?

 

迟钝如影山也察觉到自己脑内对日向的幻想越来越超出一个摄影师对优秀素材青睐的正常程度。他将其归因于日向这个人本身对“阳光”的完美表达。同时,自己近几年来沉迷于阴暗诡谲的主题,尽管未曾厌倦,潜意识里还是想拥抱一下久违的“阳光”的。日向这缕“阳光”出现得过于及时,自身足够优秀并且灵气十足,影山生怕其他人捷足先登,抢先于自己去诠释日向。一想到日向出现在其他人的镜头之下影山就急得浑身发颤。

 

这已经不仅是对自己技术的绝对自信了。这是对日向“归属”的绝对自信了。

 

“大家没说错啊,你的确是我的缪斯。我的。”

“诶?影山先生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快进去睡觉,很早就要开工啊呆子!”



tbc

评论(5)
热度(44)

© 白慕_bai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