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慕_baimu

过激排球吹。为日向哐哐撞大墙。

[HQ!!/All日向]逐日·解酒药

*年操的后果就是情不自禁让大家宠日向然后写成友情向。

*cp大概等日向长大?

*前文1 2 3 4 5 6 7

--------------------------------------------------------------------------------------

离开瑞岩寺后,日向表现得比追回刀的影山还要开心,在影山周围窜来窜去的一刻闲不下来。追回心爱的刀还分文未花的影山很大方地没有计较日向不同寻常的吵闹。


“诶诶诶,影山哥哥!”突然的一个急刹车让影山差点撞倒日向。看着日向歪歪斜斜地往前跳了几步他神经质一样的开始生气,刚才的好心情烟消云散,脸上立刻结了层霜,明白地表示着生人勿近熟人勿扰。


日向缩了缩脖子,不好意思地扶了扶发辫,在它即将散架之前匆忙收手:“田中先生是不是说……西谷先生走了啊……”“啊?啊。”漫不经心地应了两声影山像是自暴自弃般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帮日向把发带绑紧了些。


——自己面对这小子的时候心情就像他的卷发一样乱糟糟的啊。


日向不安地摆了摆脑袋,影山哥哥揪着自己头发的手感觉好用力啊,扯得头皮有点痛。


但是当大掌安抚般地落在头顶上时,温暖的感觉熨烫得日向舒服地哼唧了两下。

——结果影山又莫名其妙地抓着发尾差点把十岁的小不点提溜起来。

--------------------------------------------------------------------------------------

两人打打闹闹回县城的同时,东峰旭刚给执拗跟来的西谷夕找好住处。一个和清水居酒屋隔了两个接口的巷子里,巷口隐隐可以看见花街翻卷着的绯红色妖艳幡旗。


小个子,坦率,直爽又热血的酿酒师,在决定在清水居酒屋工作的第一天,就因为大嗓门吓到了谷地仁花而被清水赏了一个耳光。不过身心都被清水征服的西谷夕先生是不会介意的。


倒是引荐的东峰旭一脸沮丧地不停道歉。小白蛇也无精打采地盘在竹娄里,愈发衬得东峰可怜兮兮的。


东峰旭看着高大又健壮,长发披肩又长着胡茬,一副粗犷的样子,偏偏是个“表里不一”的人,总是容易杞人忧天把自己吓到。相反西谷夕倒是真男人一枚,不仅举止豪放,小个子里蕴藏的力量更是让清水洁子乐得把店里的体力活都推给他。再加上人会来事,居酒屋的生意倒是没有因为寒冬渐近而冷清下去。


当然,最终留住客人的,还是冬夜里滚烫辛辣的一壶西谷夕特制烧酒啊。

--------------------------------------------------------------------------------------

影山总觉着自己在遛狗。

遛的还是一只第一次出门的幼年柴犬。

精力旺盛加横冲直撞,让影山有种反被牵着走的错觉。


加深了影山“日向像只小型犬”印象的,是日向凭着不知是嗅觉还是直觉的东西摸到了一家叫清水的居酒屋的后门堵住了正在搬空酒坛的西谷夕。


“哟!小不点!”日向的发色足够引人注目,更何况两个人性格相差无几,又一起相处了不少时日,西谷夕一下子就认出了日向。


“西谷先生好!还有请叫我日向翔阳!我也是有名字的了!”日向激动地跑上前狠狠拥住了西谷。因为身高的原因,他俩看起来就像久违的发小偶然相遇的感动画面。


“真好啊!翔阳!真是个好名字呢。谁给你起的?”

“菅原哥哥!异色的菅原哥哥!”


像是被鱼刺哽住了咽喉,呛得西谷连灿笑都保持不了了:“异色?那个妓院?你怎么跑到那种地方去的!”

“菅原哥哥带我去的,说是喜欢我的发色……菅原哥哥很好的,给我吃的,给我房间住,有好大的浴池,还有漂亮的姐姐给我讲故事……”


“——啊对了,还有影山哥哥!影山哥哥也在那里,今天还带我出来玩!”

日向伸手指了指身后的武士先生,对方配合地给西谷鞠了个躬算是打过招呼。西谷注意到了影山背后那把刀,不动声色地把环绕着日向的胳膊松开。


“嘛,翔阳你摸过来一定又是找酒喝的吧!”重新挂上耀眼的笑容,西谷夕对日向的小心思摸得清清楚楚。


“进来吧,晚了更冷了,刚烫的酒,赶上了好时候啊翔阳!”

--------------------------------------------------------------------------------------

清水和仁花都是第一次见到日向。结束工作的泽村惯例会来居酒屋提两坛酒给菅原那个隐藏的很好的酒鬼。


等待时随口说的一句话倒是让两位女士惦记了许久。今天终于见到本尊的感觉让一向怕生的仁花都略失礼地盯着日向挪不开眼。当然日向仿佛自带光芒的外表显得她们的目光合情合理了起来。日向在同龄人中也是小巧的骨架显得整个人尤为纤细可爱,简直无限激发了清水洁子的母性,忙不迭地把他抱到了角落菅原常坐的位置。徒留下西谷一声声哀嚎慨叹自己生不逢时。


历史总是记惊人地相似,影山又被忽略了个彻底。不过再怎么桀骜影山依然是位尊重女性的好武士,强压下自己仿佛看到“母子相亲”画面的既视感后跟着仁花的引领走过去。


时隔多日能够再次喝到西谷先生的酒,对现在的日向来说是仅次于过年的好事。望着西谷把烫酒壶斟到三分之二置于小炉之上,无烟的上好炭火缓慢散发着热量,偶尔木炭断开发出的“哔剥”声回响在下午空荡的木屋里,空间被瞬间充盈的气氛包围着众人。


日向还像是一只等着投喂的小奶狗一般哼哼唧唧地坐立难安,要是他再大吵大闹的话影山怕是要把刀架到他的脖子上去。清水温柔地抚弄着日向软细的卷发,如水的目光看得一旁的西谷是羡慕嫉妒恨,手上的动作倒是没停。


酒香四溢的时候日向幸福地开始装醉,一头扎进了身旁影山怀里,吓得他是挺胸抬头浑身僵硬,动作大到把对面的仁花唬得和他一般模样了。


清水洁子也没让他俩多喝,暮色四合的时候劝影山早些把日向带回去。影山半大不小,日向又爱疯爱闹,任谁也不放心他俩在外面久留。


——尤其是日向这个酒量极差的小鬼,现在已经醉醺醺地找不着北了。

--------------------------------------------------------------------------------------

菅原一面数落影山不该让日向碰酒一面叫泽村去找药师。这么晚还没歇息的药师估计就是花街尽头那个,嘴和二口先生一般毒辣,偏偏医术远近闻名还善治疑难杂症,就算被骂得满头包泽村也只好认命地去拿药。


今天也是奇了,平日里只坐堂看诊的月岛萤竟然亲自到别人家里给人看病。身后的药童山口忠背着月岛的宝贝黄花梨药箱紧紧跟在他身后上了楼。


月岛亲自到诊这事造成的轰动暂且不提,就说这位平日里懒懒哼着小曲儿给人把脉的月岛神医肯出门的源动力,正是屋里撒酒疯的日向。


见惯了烟视媚行的女儿家,突然花街来了一个浑身清爽的小男生,并且这个小家伙还被一向只爱找寻女性的菅原孝支带了回去,月岛就觉着自己无聊透顶的人生终于起了波澜。


不过屋里头满地撒欢的日向君,愣是把这池微澜的死水搅和成了惊涛骇浪。


解酒药的方子好开得很,月岛也不说话只摆了摆手,山口忠就麻溜地拿出纸笔刷刷两下写好了。“出去候着。”扔下这句话的月岛转手关上了门,正上楼的影山瞧见了,撇了撇嘴,仗着山口不熟悉“异色”的构造闪身进了隔壁屋子里。


要说他为什么这么做,影山飞雄自己也理不清吧。

--------------------------------------------------------------------------------------这篇三天前开的今天才写完(土下座)。祝食用愉快啦~

评论(4)
热度(46)

© 白慕_bai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