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慕_baimu

过激排球吹。为日向哐哐撞大墙。

[HQ!!/All日向]逐日·重逢

*浪回来了,更文。

*前文1 2 3 4 5 6

---------------------------------------------------------------------------------------

除了天童和东峰,流浪到宫城县的人不少。宫城的雪下得晚不代表别的地方也是如此。持续的暴雪不仅冻死了人和牲畜,还压塌了不少建筑。


迟来的雪让宫城成了最近异乡人的首选目的地。


当然,首选宫城县的理由可不止一个。县郊的瑞岩寺是远近闻名的大寺,临时收留无家可归的可怜人还是办得到的。


天童觉离开瑞岩寺只是不想和田中那个和尚头天天呛声罢了。


东峰旭离开的理由更简单。自己有着舞蛇的绝活,靠着卖艺也能养活自己,倒不用麻烦最近有些捉襟见肘的寺院了。


田中对东峰的好意表示感谢并且依依不舍地送别了硬要跟着一起学舞蛇的西谷夕先生——一位看起来大大咧咧却很低调的酿酒师。顺带一提,田中是个不怎么喜欢戒律的和尚,吃肉喝酒一样不落。

---------------------------------------------------------------------------------------

影山其实很快就清醒了过来。日向盯着影山眼皮因为眼珠的左右转动而渐次隆起,倒是安静地没有出声打扰他。


然后影山睁开了眼,日向从他黛蓝色的瞳仁中读出了一往无前的坚定,从他飞扬的眼角流溢出来,震得日向朝后蹦了两步。


“青根先生最后说了什么?”“红头发,男,外地人。”似乎被影山语气中若有若无的煞气吓到,日向的语言也不由自主地简洁起来。


“……话说我好像见过一个啊。毕竟红色的头发太少见了。”


影山“腾”地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低头看向两步远之外正托着下巴故作老成的日向。


对视的一瞬间,日向发誓,他看见了夏日祭才会有的漫天绽放的花火。

---------------------------------------------------------------------------------------

宫城县说大不大。况且天童觉顶着一脑袋醒目的红色头发招摇过市,想不被注意到都难。日向和影山没碰上什么困难就向人打听到了天童觉的踪迹,说是往瑞岩寺去了。


日向的脸色微妙地变了变,立马又换回了平时天真的笑颜。影山撇了撇嘴,没错过日向略显僵硬的嘴角。

——看来日向见过那个红头发的男人不是偶然啊。


天色还早,两人决定步行去找人。

“影山哥哥为什么一定要那把刀?现在的不好吗?”日向本就是个嘴闲不下来的性子,影山又是个寡言的存在,小孩子只好自找话题,顺带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影山不大想和日向交流。心理上他还是受到了昨晚的乌龙事件的影响,尤其是日向一个十岁的孩子,未经历变声期的他有着一把不输给女生的稚嫩而甜美的嗓音,再加上一副不谙世事的童颜,影山依稀能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隐秘的欲望被挑逗了起来,这对一心追求至高至强的剑道的影山来说陌生又无法掌控。

现在影山本能地避免和日向过多地接触。


日向自觉无趣。影山哥哥又变回了那个皱着眉的有点可怕的武士,他也本能地隔开了两人的距离。


搞得影山有点欣慰又有点生气,眉头皱得更狠了。


最后两人差不多是一人走一边地前进,引得路过的频频注目。

---------------------------------------------------------------------------------------

正午时分才感到目的地。望着眼前九十九级石阶上朱红色的寺院大门,日向终于觉着熟悉感是哪里来的了。


门口扫地的僧人抽空抬头瞧了一眼,意料之外地看见了熟悉的橙色头发。“小家伙回来了啊,这几天跑哪去撒野了?”


啊啊果然,这呆子是从这里跑出去的啊。影山为自己难得一回准确的猜测而窃喜。心里的笑嘻嘻还没反映到脸上就见身旁的小家伙如归巢的雀鸟一样蹦蹦跳跳地窜了上去,“啊啊啊啊啊田中先生我好想你……”


“你这家伙只是惦记西谷的酒吧!”田中龙之介嘴上抱怨,手上却放下了扫帚,把气喘吁吁的日向抱了个满怀,“下回出去玩要跟大家打声招呼啊,大家都很担心你。”


日向乖巧地点点头,还伸手在田中已经长了些发茬的头顶摩擦了两下“哈哈田中先生你的头发长出来了,住持不会教训你吗?”“嘘——小声点说啊你个臭小鬼。”


被无视了个彻底的影山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不平衡。

什么啊原来那个呆子认识这里的人啊现在倒是给我引见一下啊把我晾在底下算什么啊该死的日向呆子。

---------------------------------------------------------------------------------------

田中龙之介好容易才发现台阶下寂寞如雪的影山,赶紧请他上来,还亲自给两人沏了热茶。斋饭刚刚出锅还在悠悠的冒着热气,日向眼尖地发现了白釉的瓷杯,趁田中不注意一把抢过,猴急地往嘴里灌。


“啊西谷先生的酒还是这么好喝,田中前辈你又不能喝干脆都送我好了。”


没等田中开始教训人,影山倒先发话了:“日向呆子,这么小喝什么酒啊给我放下!”“不要嘛人家喝过几次了,没事哒!”“对对对,小孩子喝什么酒,更何况西谷跟着东峰先生跑了,这酒是喝一点少一点了。”虽然是在跟日向讲话,田中的眼一直没离开过影山。


被盯得有些不自然,影山忙不迭地道明来意:“我叫影山飞雄,是个浪人,多亏城里菅原先生收留。其实几天前我有拜托县里锻造铺帮我打一把刀,可惜因为没钱结果刀被别人买走了。我打听到那个买刀的人往这里……”


“啊咧,是你这小子的刀啊?话说你从哪弄到这么好的一块铁的?”

---------------------------------------------------------------------------------------

天童施施然地走了进来,睁大的双目显得原本细细的瞳孔更加狭长,红色长发随着他进门的动作晃了两晃。


红发,男,外地人。没什么好疑惑的。更何况这家伙自己也承认了。


“先不管我从哪里拿到这块铁的,”下定决心拿回刀的影山直截了当地开口,“我很想拿回这把刀,请开个价吧……”“天童觉。”“好……天童觉先生。哦,我叫影山飞雄。”


“嗯嗯嗯,我明白我明白,”天童夸张地点了点头,一脸感同身受,“我也不欺负小孩子了——交换怎么样?这把刀,换这个小不点。”


田中龙之介一言不发。吵吵嚷嚷的日向也安静地不同寻常。影山对这个条件感到了下意识的排斥与不喜,还没等他理清拒绝的话就脱口而出了。


天童换上一副“果然如此”的得意神情,仗着身高优势俯视着有点畏缩的日向。“小不点你还敢回来啊,啊?”


“……呜哇天童先生不要吃我啊!”

---------------------------------------------------------------------------------------

日向和天童是结伴来到宫城的。半路上捡到奄奄一息的日向,同样虚弱的天童难得生出了些怜悯之情,抱着日向走了两里地,找到一个废弃的驿站当做落脚点。正生火时日向醒了过来,看到了天童火光映照下略显妖诡的侧颜,吓得他以为自己被妖怪抓走要烤了吃掉了。


不管天童如何解释,日向就认定了他是个妖怪。


天童因此染上了欺负日向玩的恶趣味。因为害怕而炸起的橘色头发还有愈发圆溜的湿漉漉的大眼都让天童心情舒畅,于是他变本加厉地继续撩拨日向。

——大概这小子跑走有很大一部分要怪天童吧,田中漫无边际地想到。


影山看到日向对于天童的惧意时油然生出一股勇气,想也没想地一把捞过哭哭啼啼的日向,一边忙着给他擦金豆子一边义正言辞地说教天童:“天童先生你也看见了日向很害怕你的,我是不会把他当做交换的筹码,让你有机会欺负他的。”


听了一席话,天童兴味盎然地挑了挑眉。看着影山不自知地以保护者的姿态搂着小不点,小不点还很给面子地紧揪着影山的衣襟,他突然感到一阵不爽。背上的刀仿佛变得有千斤重,压得他愈发难受。

——是你的总归会是你的的,天童。要学会忍耐。


一把拽下刀递给影山,天童仿佛觉着索然无味了一般又退出了房间,嘴里哼着不着调的曲子歪歪扭扭地出了院子,留下屋里三个人大眼瞪小眼。


一见天童出门日向的泪腺立马关闭,三两下从影山怀里挣了出来,迫不及待地解开包裹着刀的棉布。

“影山哥哥快看,你的刀拿回来了!”


“……嗯。是啊。”

——刚刚我到底干了什么?话说这呆子好小只刚好能够抱住。


影山的手指动了动,艰难地忍住了把日向扯回怀里的莫名的渴望。

---------------------------------------------------------------------------------------

两人走后,天童又晃了回来,脸色极差。


田中大概能猜到天童的心思。天童的长相虽然泛着一丝妖气,却是个心思简单的人。虽然天童的心思不好猜,但是当他愿意表露出来的时候却直接易懂。


现在的天童就直白地表示着“我讨厌那个黑头发的小鬼”。


“是不是一种‘自己的东西’的东西被抢了的感觉?”田中简直看热闹不嫌事大,揶揄道,“说日向是你的有点不太对劲,不过啊……”


“怎么不对劲?”说到小不点,天童又是一副笑嘻嘻的开心模样,“明明是我先发现的,凭什么跑去城里还跟不怀好意的小子一起啊?”

“……你不也一样吗?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爆字数了。本来打算节前放一篇今天再放一篇的结果计划临时有变没赶上。老样子,希望食用愉快!

评论(6)
热度(39)

© 白慕_bai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