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慕_baimu

过激排球吹。为日向哐哐撞大墙。

[HQ!!/All日向]逐日·小男孩

*忙了一周爬来更新。

*写了两篇终于放出了日向本体我真的是拖延症晚期了没救了

*前文戳http://baimu1898.lofter.com/post/1ed5c8a5_11124c8e

---------------------------------------------------------------------------------------

菅原惊讶地转过身去,看向那个年轻却高大的武士。尽管有着让人安心的沉稳声色,眉间却还残留着少年的意气风发。

不过好歹有个当武士的情人,菅原才没有因为年龄而断然拒绝影山。

“你先来我店里试试怎样,毕竟听口音你不是本地……”

“不不不,不需要!我现在急需一份工作!可以的话……希望能先预支5天的工钱……”影山急忙打断菅原,声音却渐渐弱了下来。

——果然预支工钱什么的太过分了还是告诉老板不要卖刀比较靠谱吧?

“……预支的话,可以的唷。反正我也不知道怎么花。”

“……真……真的吗?太感谢您了!”

“嗯,嘛你先来店里吧。哦还有,叫我菅原就好了。”

“好的菅原老爷!”

“都说了不要了感觉老了10岁耶大地听到肯定要笑话我的一定不过他要是敢我就不让他进我房间就好了……”

——对年龄意外得执着呢菅原先生。影山迷迷糊糊地想到。

---------------------------------------------------------------------------------------

“总之先去洗漱一下换身衣服吧。你比我和大地都要高啊得买衣服啊……”菅原直接把人引到了“异色”后院。

灰色石板铺地,灰色石砖砌墙。朱红色漆包裹着木柱撑起了眼前的两层小楼,青色的琉璃瓦密实地压在屋顶上,顶角处的飞檐蹲着几只异兽。

小楼约莫是回字形的,中庭零星栽了几株樱花树,现在也只剩下土褐色的枝桠张牙舞爪地伸向铅色的高空。

——不过这些都不是影山关注的重点。

“是我找工作的方式有问题吗我怎么就在妓院了呢我才15岁啊啊啊啊啊!”

---------------------------------------------------------------------------------------

“抱歉呢影山一开始没跟你讲清楚。”菅原捧着新买的衣服,对着目瞪口呆的影山抱歉地笑了笑,“不过,敢聘用你,能开出那种工钱还敢预支给你的老板,估计全宫城县只有我了啊!”

双手接过崭新的衣服,布料的细腻触感与隐约可见的银色暗纹都在告诉影山这绝对不是一个浪人负担得起的,本能地就要拒绝“菅原先生让你破费了,这衣服我……”

“别说‘不能要’这种话啊,”一边回着话一边松松地用草色发带绑上长发,菅原转身上了楼,“就当是妓院要求的服装吧~”

“……好吧。”“太好了,啊浴池的话在右手边哟。”

---------------------------------------------------------------------------------------

“异色”没有设雅间,所以意外地不像其他妓院一样乌烟瘴气。毕竟老板菅原不许女孩子带客人回房间,大家也没有开放到当面表演活春宫,这样特立独行反倒让光临“异色”成了雅趣。

招呼好影山的菅原施施然走上二楼。临近中午,女孩子也已睡起,仿佛在小声讨论昨天哪个客人一掷千金,哪个客人被追来的母老虎拖回家,叽叽喳喳像在觅食的雀鸟。

右手边最后那间房因此显得更加安静了。

“小家伙起床了吗?”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门,菅原探头进去望了望,意外地发现被子凌乱地扔在榻榻米上,那个橘色头发的小孩子却不知所踪……

“哇——”突地一声大喊传来,细而清脆的声色。

余光瞥见一个黑影跑来,菅原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一捞把小男孩抱了个满怀:“小家伙躲哪去了还敢吓唬你菅原哥哥?”

男孩挣扎未果,挪了挪屁股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扒在菅原身上,咿咿呀呀地说道:“菅原哥哥才是的到底跑哪去了也不跟我玩,姐姐们都在睡觉一个人好无聊啊。”他皱着包子脸一本正经地抱怨着,却因为在换牙说话有些漏风,把菅原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

“嗯,大概是唯一一个男孩子了吧。”傍晚泽村回来了。气温骤降,客人寥寥无几,菅原索性直接在中庭搭了一把柴火给小家伙烤肉吃。

“……是因为他的发色吗菅原先生?”嘴里嚼着肉,影山有些含糊不清地问道。

“当然。影山很敏锐嘛,注意到店名啦?”菅原被火光的热量熏得浑身温暖,舒服地眯了眯眼,看向了泽村,“大地,你说,我们给他起什么名字好啊?”

“啊,这种问题问我不是太奇怪了吗?”泽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自己不是很会想吗。”

——想名字啊。菅原孝支暗忖道。看到这个孩子会想到什么呢?

“太阳。被风扬起的橘色的长发。还有他在日光下闪闪发亮的眼。”

“在说什么啊菅原先生?”

“喂喂小家伙,以后你就叫‘日向翔阳’怎么样?”

“嗯嗯,我有名字了呢菅原哥哥好厉害!”

“是很好听也很适合小家伙没错了但你到底是怎么联想出来的?”

---------------------------------------------------------------------------------------昨天收到了小排球的谷子超级开心啊于是愉快地爬来更文。感觉自己写的废话越来越多了。

私设日向还是个10岁的娃娃哟话说10岁的孩子换牙正常吗?不过,还是希望大家看得愉快啦~

---------------------------------------------------------------------------------------昨天忘记放前文链接,我的锅(*/ω\*)

评论(2)
热度(51)

© 白慕_bai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