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慕_baimu

过激排球吹。为日向哐哐撞大墙。

[HQ!!/All日向]逐日·暖冬

*灵感来源于电影《恶女花魁》,土屋安娜太好看了BGM巨好听

*架空,OOC,私设,原创人物和小学生文笔

*考据党慎点,考据党慎点,考据党慎点!

*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o(╥﹏╥)o

------------------------------------------------------------------------------------

一月,宫城终于下了第一场雪。虽然只有零星的雪花,但已足够百姓去盼望一个丰收的来年了。


窗外风有点大,米色的窗纸被扯得发出“刺啦”的哀鸣。风从纤维的缝隙中钻进屋内,灯芯上最后一点火光摇了摇就化身为一缕黑烟散入空气中。


菅原孝支却是被热醒的。身后的热烫触感说明泽村还没醒。

昨夜的放浪情事仿佛还在眼前闪现——自己如何攀附着泽村的身体,两人如何在彼此耳边细细地喘息调情,还有泽村粗鲁的撞击——想到此,菅原感觉更热了,一把掀开被子坐起身来。


“怎么不再睡会?”泽村大地向来对爱人的一切十分敏感,再加上大冬天的突然赤裸着暴露在冷风中,是个人都会惊醒。


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可因为猛地起身而泛酸的腰提醒着菅原,让他毫不犹豫选择曲解对方的意思:“我也没有那么虚弱好不好!现在身体好得可以跑到城西!”“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吧。还有快把衣服穿上。”


菅原弯了弯嘴角,抬臂拂了拂自己灰色的长发,低头给爱人送上早安吻。

“大地桑总是这么温柔,真好呐。”

------------------------------------------------------------------------------------

两人收拾妥当后出门去惯例的清水居酒屋。谷地仁花仿佛有预知能力一般提前掀起了门帘,随后是两人木屐趿拉的梆梆声进到屋里来。菅原和大地对着女孩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轻车熟路地在楼梯右手边最里面的桌前落座。


“今天酒不用烫了洁子小姐!”菅原歪头朝厨房喊道,丝毫不在意周围三两食客略微不满的目光。


老板清水洁子亲自端着一碟枝豆和两个酒杯过来,仁花打了两勺酒,不多不少正好灌满浅蓝色的酒壶。二人在菅原一声声“诶不一起喝一杯吗?”的伴奏下施施然回到厨房。还有两个客人的面没煮呢,谁有空陪妓院老板喝酒?

------------------------------------------------------------------------------------

菅原孝支开了家叫“异色”的妓院,偏好收集各种奇怪发色的孩子。当初他一眼相中了被卖到幕府的谷地仁花,孰料好友清水洁子硬是要把她带回去,说是要培养她来“继承手艺”。时常能够见到仁花也让菅原一直没有相中其他的金发女孩。


作为武士,泽村大地通常会去万事屋接一些活赚些外快,主要收入则是来自作为异色的保镖。当然大地桑的实际目的就不多赘述了。


菅原五指捏住杯口,放松的姿态堪堪不会让酒杯滑落。剔透的酒液漾起一圈圈水纹,模糊了倒映其中浅灰色瞳孔的笑意。

------------------------------------------------------------------------------------

对着冻僵的双手哈了口气,菅原自言自语到:“今年冬天意外的暖和啊,该不会有大事发生……”“收起你那副兴高采烈的表情吧,有什么事情你也少凑热闹。”已经对“擦屁股”这种事不胜其烦的大地冷冷打断菅原,“你只要好好经营你的店就好了。今天还去看吗?”

“不啦不啦。”嘟了嘟嘴表示对无法凑热闹的不满,菅原语气里都带上了傲娇的意味,“森川先生那里不会有什么好颜色啦,毕竟得罪了及川那家伙,犯不着为一个人贩子与及川交恶的……大地那是什么!”


跟着冬天晚起的太阳一道出现在视野中的,是一抹如火光般的橙色。随着主人走动而微微甩动的橙色长发,就像一尾金鱼突兀地游进菅原的眼中。

——“等一下!”

------------------------------------------------------------------------------------抱歉还没有写好最后的大纲所以暂时是这样,虽然这个故事已经在脑子里酝酿了很久了但笔力明显无法表达出来好难过o(╥﹏╥)o。结尾才出现了日向小天使我还如此厚颜无耻地打上了tag,希望小伙伴食用愉快啦~

评论(5)
热度(76)

© 白慕_baimu | Powered by LOFTER